陌芸莫云

主坑:凹凸世界 Undertale 海底囚人 宝石之国大致是如此

整装待发的园丁小姐姐!!
她怎么可以这么可爱!!!
p2是无字版(笔芯


哇啊啊啊啊!踩死线完成了!_(´ཀ`」 ∠)_
祖玛生日快乐!
雷德:祖玛妳看!!新鲜草莓!开不开心?

青金石好美呜呜呜…
图书馆组超级好吃!

【雷祖】第一次(2)


#雷祖
*想用愉快一点的语气写的,但是失败了。
*建议看过上一篇,我会收在留言里
*雷德这样很正常(不
*用了官方眼睛设定
*请叫我OOC之王
*以上都OK?




祖玛不太会安慰人,平常不太说话的她对于伤心欲绝的雷德,只能回以一个拥抱以及对于雷德的答覆。

祖玛纤细却强而有力的双手紧紧抱住他,也不介意他的泪浸湿胸前的衣襟,直到他完全平静下来......

怎么可能平静下来嘛!这是祖玛的胸部胸部胸部啊啊啊啊!!!!

当祖玛发现情况有点脱序的时候以经来不及了 ,不知何时浸湿胸前的泪水变成了艷红的鼻血,怀中的人双眼迷濛地望着她......

先不管雷德表演那什么光速去世,反正祖玛立马一手托住背一手穿过膝窝,一个横抱就趕紧带雷德去医院。

嘉德罗斯正在找自家的两个小弟,也不知道那两个傢伙跑去那裡鬼混了,说好今天要一起去找格瑞打架的,却看到其中一个用公主抱抱走另外一个,两人都是血什么的......

祖玛只来的及说「嘉德罗斯大人,不好意思晚点和您解释。」就风风火火的趕去医院。

嘉9岁:孤男寡女两个人还身上都是血!?难道是......

打架!??

嘉德罗斯沉默了,看来祖玛已经完全受不了雷德那令人烦躁的纠缠了,居然下手那么重,打到全身都是血......看来身为老大的我该调解他们的纠纷了!

抱著这样的想法,嘉德罗斯转身离去,只留下傲然的背影——然后去找格瑞打架。

好吧!我们可爱的王只有这种想法,不懂那什么弯弯绕绕,他还需要他快乐的童年!

←↑↓→这只是分隔线←↑↓→

「呜嗯…...」细碎的咕哝著,雷德缓缓的掀起眼帘,外头的日光让他有些不适应的瞇起眼,「这是哪裡......祖玛呢?」

混著消毒水的气味不怎么好闻,洁白无瑕的墙壁,这些标準的医院特色,让他很快的认出来自己身处何方。

一转头就看到一旁熟睡的祖玛,很难得的她竟脱下了头盔,阳光洒落在她的身上为清冷的五官多了些温柔,微微卷翘的头发像是藤蔓的新芽一样,长长的眼睫像两把小扇子,樱粉色的唇微微抿著,而她即使是休息时也依旧抱著羽蛇。

好美——这是雷德脑海里唯一的想法,然后一脸痴汉笑的看著。

突然想到如果拍下这样的画面似乎是个好主意,就当作一个人的秘密——这个想法在他的脑海中盘旋,然后逐渐放大。

心动不如马上行动,他立刻用终端把这么稀有的景象拍下,然后发出了「咔嚓——」一声,吓的他趕紧收起终端,而很不幸的祖玛也因此被吵醒,她的眼睫颤了颤,在雷德紧张的注视下掀起眼帘,露出美丽的双眼,她眼神一转,目光就落在雷德身上。

「醒了?」双眼来来回回的打量著。

祖玛的眼睛很特殊,除了瞳孔及虹膜最外围的苍蓝,其餘皆是雪白,这让她本就清冷的面容多了一丝凜冽,被这样的双眼盯着雷德的心跳开始加速。

「祖、祖玛?」虽然心虚但他眼神完全离不开祖玛身上,「我为什么......」在医院?

「失血过多,晕了。」雷德的话语未落,就聽到祖玛简短的回覆。

「衣服也换成新的。」毕竟两人之前的衣服全都是血。

雷德的大脑死机了,「祖玛是妳帮我换......?」

「裁判球。」

「喔......」果然还是想太多了,有点失望,之后出院多打几颗裁判球来振奋心情好了。

「面具我忘了带来,抱歉。」之前趕着来医院,没有注意到这个......

「嗯?没关系啦!反正也不重要!」雷德随意的挥了挥手也没什么在意。

祖玛也只是点点头表示明白,接着话锋一转,向他拋出疑问,「我有个问题,为什么要遮住你的眼睛?」

「啊?没有原因啦!只是灰色的眼睛很明显啊!很容易被敌人认出来的......而且又不好看!」雷德讲到最後忍不住想起敌人嘲讽的话,内心开始忐忑不安——呜呜呜……要是祖玛不喜欢我的眼睛怎么办?要被讨厌了吗?我们好不容易更进一步了......

「唉…...」祖玛难得的叹了气。

聽到祖玛的叹息雷德的心简直不同能再紧张了,心跳随着叹息声左弯十八柺,过弯加上飘移,简直比过山车还要过山车!

察觉到雷德的想法,祖玛忍不住在心裡又叹了口气,他的表情实在是太好理解了,想装作不懂都不行,她直接伸手拨开散落的雷德如绸缎般的红色长发,因为她的行动露出了白皙的脸蛋,雷德眉毛微蹙,眼角又再度染上一抹嫣红,用快哭了的表情看著祖玛。

「我很喜欢你的眼睛。」轻轻玩着发尾,让手指缠上。

雷德疑惑的回望,只见祖玛轻轻的笑了,温柔的笑容溶化了先前的冷若冰霜,让他忍不住再次看呆了。

「因为我知道你的眼睛一直都注视著我」她倾身向前缩短两人间的距离,用只有两人能聽清楚的声音说道——

「你的眼里是我的身影,而我亦是如此,各自染上对方的颜色,我觉得挺好看的。」

尤其是雷德那银灰色的双眸,可以清楚映出自己的样貌——祖玛把这段话悄悄地藏在心中。

然后......

就没有然后了,好不容易癒合的鼻膜因为祖玛这一刺激之下,雷德脆弱的鼻子又再度爆出鲜血,他就这就这样带着幸福的笑容光速去世了。

......看来雷德出院的路还长得很。

★小剧场★
雷德:「天啊!祖玛她撩我了撩我了撩我了!」
祖玛:「......」刚刚发生什么我怎么完全不明白?
嘉德罗斯:「格瑞!打架!」
格瑞:「不要。」

我:呃…爆字数了!应该还有第三篇(x
我努力压缩字数以及抓蟲(如果有bug可以跟我说
第三篇我会努力生出来的!
想用欢乐的语气写但感觉不怎么欢乐...(:3_ヽ)_
如果说上一篇是祖玛第一次的回应,那这一次就是雷德第一次喷鼻血过多死亡(bushi
感谢看到最後的你们!(。・ω・。)ノ♡

【雷祖】第一次(別問我為啥


#有天使推薦给我好的翻译网站,所以重发一次
#用了官方的眼睛设定
#cp是雷祖(还是祖雷?
#放心不加刀子,应该是糖(?
#文短
#OOC是我,爱是大家的
#以上都OK?




「祖玛妳知道吗?我一直都很喜欢妳啊!」红发少年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,「如果可以、如果可以把妳关起来的话,妳就会只属于我一个人了!」

祖玛第一次知道原来那个一直笑嘻嘻又无忧无虑的雷德也有这一面,这么的......压抑。

她看见雷德宛如平常的笑染上了细细地疼,在面具的遮挡下却仍掩不住苦涩。

雷德伸出手,指尖前倾,却在即将觸碰前停下,隔着空气抚摸着祖玛的脸颊,语调轻柔中混合著极力压抑地呜咽,「但是不行,因为我想要妳幸福...妳值得更好的...妳应该无忧无虑的生活着......」就像现在一样......

「但...妳能不能...能不能稍微把视线放在我身上......」剔透地水滴莹润,顺着雷德白皙的脸庞滚落。

祖玛看著眼前哭的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笨蛋,终于忍不住伸手拉过雷德,一把推开面具。

朦胧地水雾湿透那双雪银色地瞳,薰红的眼尾透著显而易见的脆弱,断续哽咽地话语依稀能聽清几节破碎地词句,而在所有词汇中,最常出现的就是「祖玛」和「我爱妳」。

果然,是个笨蛋。

祖玛向前踏出,近到雷德可以闻到祖玛身上混著草莓的温暖馨香。

一直以来都是进攻方的雷德这次却没有回应,他只是逃避似地缩了缩身子,想逃开祖玛这次难得的靠近。

「看我,雷德。」祖玛双手捧住他的脸,「我不知道你在杞人忧天什么,我只知道,只要你好好看著我,我就会用行动告诉你你想知道的。」

想知道...的?

雷德愣住,双眼紧紧的盯着祖玛。

在他呆滞时祖玛猛地将手伸向他的脑后,手一揽就将哭得像孩子的他紧抱在怀里,轻声说道:「你以为我在你的纠缠之下还没讨厌你是为什么?」

这......是我想的那个意思吗?

「我很生气」祖玛的声音依旧清冷,「既然你如此不信任我......」

「祖、祖玛......」雷德慌了,即使无法成为恋人也没关系,他不想要失去祖玛!

「一辈子很长」轻轻牵起唇角,「我会是个好老师。」

我会慢慢教你,直到你学会为止。

別让我教的不耐烦,笨蛋。

莫芸:
第一次发文,和姬友「DAKA打张卡」一起合作,我写主文她修文(虽然她没入凹凸坑
雷祖好好吃啊!

感谢看到最後的你们!!(❁´▽`❁)*✲゚*

偷偷说还有第二篇来着,只是我还没打出来(bu

Undertale二周年快乐(❁´▽`❁)*✲゚*